从2008到2022:中国军团开门红 疫情带来不确定性

东京奥运开战,首日中国战果颇丰,三金一铜入账拿到开门红。搜狐体育视频节目《从2008-2022》为您解析中国体育代表团台前幕后。且听搜狐体育资深记者郭健、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怎么说。

搜狐体育:中国体育代表团在赛前有一个目标,坚决遏制近年来奥运成绩持续下滑的趋势。请问卢老师。第一天的三金一铜算不算开门红?

卢岩:肯定算开门红,从中国人的惯常表述来看,既然代表团提出这个目标,那不是空穴来风,绝对不是上、下嘴唇一碰就提出这个目标的,而应该是在之前已经进行了周密的分析和很认真的研判。如果说目标不切实际的话,原则上来讲不一定会提。比如我们提出来国足4:0大胜巴西,那就不能称之为目标。目标必须说是大概率能够完成或者努努力、够一够可以冲击一下。

卢岩:之前我们多次聊过,当时看东京奥运会的参赛目标是心态上还是比较趋于保守的,至少有一些担心,比如说会不会不敌日本、会不会再击穿五年前的底线等等。现在大家发现,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的时候,可能自己觉得比较拉胯,但实际已经练到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地步。中国体育代表团的表现也是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大环境之下取得的,是抗疫成功的一个很好的注脚。

前一段时间采访运动员,通过他们的渠道了解到,包括欧洲在内的很多地方的基础体育训练设施因为疫情都关闭了。而作为运动员是特别是需要每天训练的,特别是高水平选手,备战可以说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而中国在去年4月份已经比较好地控制住了疫情,导致整个运动员备战都是在相对平稳或者相对安全的环境之下进行的,这样能够按照一个长线计划来展开。放到以前可能大家都会这么做,但在2020年之后的大背景下,这其实是一个很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最初我们有一些悲观或者担心,是因为之前根据国家防疫要求,运动员没有很多跟海外选手的比赛经验,疫情导致国际之间的体育交流没有那么频繁。经过这次奥运大考第一个时间节点我觉得不能说是交出了“满意的答卷”,而是超水平的答卷。

搜狐体育:昨天男子10米气手枪项目得到冠军的印度选手和亚军塞尔维亚运动员都是新冠治愈者。其中在疫情特别厉害的情况下,很多国家的训练中心都关闭了。射击又是一个特殊项目,在家没法练枪。印度大叔有一段时间只能在家进行身体训练。当了15年医院护士的他在奥运会赛场上拿到一枚金牌,应该说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对手。今天上午的游泳比赛中我们也看到有突尼斯选手拿到冠军,这也带来了一些新的气象?

曹亚旗:这个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疫情带来的备战不确定性,这方面我们做得比较好。之前节目里面说过这次爆冷的比赛会比较多,因为没有经过一些国际大赛的检验,我们不知道对手的水平,基本上进了决赛就是遭遇战、就是生死战,很难说做调整。比如说日本运动员濑户大也没有进入决赛,他曾经提出要打破菲尔普斯的世界纪录。其实日本作为东道主有很多便利条件,比如说对场馆的适应性。因为就算没有正式比赛,也有很多测试赛,这块基本上日本选手都是参加的,但就算是拥有东道主的优势,现在来看他们的发挥并不是那么好。

三到四天后我们讨论的应该不是说中国代表团能不能遏制住金牌下滑的趋势,因为如果最近三、四天比得比较顺畅的话,有可能产生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说靠传统的六个梦之队是不是就能完成比里约奥运会更好的成绩、出现反弹,这是很有可能的。如果明天乒乓球混双第一枚金牌顺利拿到的话,后面乒乓球队就没有压力了。昨天下午侯志慧比赛之前,教练员王国新就说前面首金已经拿了,队员没有压力,就是轻装上阵正常比赛,结果侯志慧上去六次试举全成功。前半程比赛对中国代表团来说有很多传统优势项目,每届奥运会都是这样,前面夺金比较多。

总体来说我们备战工作整体做得比较好一些。去年国外很多场馆封闭无法训练,大家只能最简单的跑跑步或者是体能训练,专项训练无法进行,效果肯定不会太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