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军元宇宙玩出梦想要做VR领域的苹果

2021年12月28日,玩出梦想创始人、CEO黄锋在接受《商业江湖》采访的时候如此表示。

当天玩出梦想集团在上海发布了他们的第一代VR一体机——售价3999元的YVR眼镜,正式入局“元宇宙”。

YVR搭载高通骁龙XR2芯片,两块2.89寸Fast-LCD显示屏,单眼分辨率达到2160×2160,拥有100°广角视野,最高支持90Hz刷新率。此外YVR采用了容量为4200mAh的充电电池,支持4小时续航,包含电池后YVR的重量为595克。

系统方面,玩出梦想自研了VR版的操作系统“YOS”,拥有超大交互范围、毫米级定位、超低延迟、高鲁棒性等特征。同时还自研了六自由度(6DoF)交互方式,可以感知用户的站立下蹲、移动行走等各种肢体动作,满足用户在虚拟空间内的行走跳跃等使用需求。

拥有这些功能后YVR跻身国内一线VR一体机行列,与之对应,玩出梦想也成为继小米、字节等公司后又一家涉足VR一体机、元宇宙概念的科技公司。

玩出梦想成立于2018年10月,下辖三大业务板块:线下游戏电竞社交空间网鱼网咖、线上电竞生态聚合平台比心,以及2020年正式成立的VR智能硬件公司YVR。

Oculus Quest是VR行业的热销产品,2020年9月发布的Oculus Quest 2更是引发美国消费者的抢购;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圣诞节假期内该产品荣登美国最受欢迎的圣诞礼物榜首。

业内将年销售1000万台视为VR产业爆发的拐点,显然在这样一个关键时期,玩出梦想希望踢出“临门一脚”。

“我们用智能手机的发展来类比VR的发展,2007年乔布斯发布iPhone,而到2011年小米才发布第一代手机,也就是说在智能手机发展中,国内和国际的发布间隔4年时间。而在VR领域,2019年Meta发布了Quest,到今天大概三年时间,我们觉得现在的节奏比智能手机时代更快,因此现在应该是国内VR产业进入良性发展的阶段。”黄锋认为国内VR行业将在2022-2023年爆发,而YVR致力于成为“元宇宙基础设施建设者”——VR眼镜是连接虚拟现实世界必不可少的装备。

黄锋的底气来自他对国内VR市场的理解——作为全国最大(事实上也是全球最大)的网吧集团的老板,他对游戏产品的敏感度远超科技圈的同侪。

“我们最初并不想做VR硬件设备。”黄锋说,他在2014年首次接触VR时只是想做一家“VR体验店”,当时他已经意识到“网吧是PC游戏的产物,而未来则属于VR游戏”。

而这正是黄锋一直以来最擅长从事的事情——从松江一家小网吧老板到全国最大网吧集团董事长,黄锋正一直是“最先感知到春江水暖”的那个人。

小学六年级时,母亲为了激励黄锋学习,许诺他考到前十名就给他买一台游戏机,拿到游戏机后黄锋就迷上了这个宝贝,很快就成为游戏达人,这一兴趣爱好也变成了黄锋的终身事业。

1998年,黄锋的第一家网吧在松江起步。23年过去了,目前网鱼网咖在全球100多座城市,拥有700多家营业门店及2000多万会员,覆盖范围一直延伸到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美国等地。到2017年底,网鱼年服务人次超过3000万,最高每日接待15万人次。

网鱼网咖的成功也带动了整个网吧行业的升级,一时间各路网咖如雨后春笋般林立街头,而黄锋也成为业内知名的“网咖教父”。

“在做VR产品的时候,我也一直在问自己,我们有什么优势来做这项目,但后来我想明白了,做企业更底层的东西是‘对用户需求的洞察’。用乔布斯的话说就是“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其实是对用户的洞察和对资源的整合能力,而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有这个优势。”黄锋说。

2014年接触了VR之后,黄锋就开始打造网鱼网咖版的VR体验店,他当时的目标是VR蛋椅。

“那时的VR还有非常明显的眩晕感,主要因为物理和虚拟之间的不协调。经常蛋椅往左动,画面却往右偏,同时还有一些刷新率和延迟。”黄锋说此类眩晕影响了消费者的体验,促使他考虑自己研发蛋椅。

为了解决眩晕问题,他在广东番禺住了一周,“把所有做VR的工厂全部聊了一遍。”终于研发了合适的VR蛋椅,并开设了网鱼网咖的VR体验店,而这也成为玩出梦想的“第一代VR产品”。

但即便自研了蛋椅,此时的黄锋和网鱼网咖还是想做他们擅长的消费场景而不是上游的硬件制造。

“好的内容要在好的硬件上运行,但当时国内做VR硬件的企业很少,总体水平也很一般。2019年我们希望可以把Quest引进到国内,但没有谈成合作。于是我们萌生了自己做硬件的想法。”

随后黄锋开始组建团队,他们从硅谷挖来了3D图形界面和3D人机交互的资深专家Frank,他是美国空间物理学博士,曾在诺基亚、松下及亚马逊的实验室参与VR相关技术研发,带团队实现了国际领先的3D手势识别和SLAM技术;而负责硬件的张龚林则是大鹏VR的前合伙人。

同时黄锋还组建了自己的光学部门,专门研发光学镜头,目前团队正在攻关“光学变焦”技术。“这可以直接解决了“眼镜党”佩戴的难题——此前近视群体佩戴VR眼镜时都需要眼镜外面套眼镜,而具备光学变焦和电子变焦后,眼镜党就可以摘掉近视眼镜直接佩戴YVR。”

“我们目前有一百多名研发人员。”黄锋说,系统研发部大都是有着多年智能终端、VR设备研发经验的老员工,而算法部门则是一个新的团队“因为算法迭代非常快,我们需要有新鲜的血液加入。”

但这百人研发团有着一些共性特征:他们都是执着于科技创新的技术型人才;同时很多都是国内最早进入VR行业的“老兵”,并且对于VR前景的判断和预期从未因为行业波动而产生改变。

“2020年,我把国内最早一波在VR领域吃螃蟹的兄弟召集回来,发现这群白发赤子对VR的热情不减当初,甚至都不约而同有了共识:VR技术成熟了。”黄锋在一份致辞中如此感慨。

这群技术男创业研发伊始,就将YVR定位为“更适合中国用户的VR设备”,例如他们对眼镜的鼻距进行了细致的调节,使其更符合国人的面部轮廓。

“美国人和亚洲人的瞳距不一样,鼻梁大小也不一样,Quest按照欧洲人的鼻子尺寸设计,鼻梁高,中国用户佩戴时眼罩会漏光,影响使用体验。而我们从人体工程学的角度专门设计了鼻间距和鼻梁高度,让YVR更加符合国人的鼻梁、瞳距和头围尺寸。”

黄锋说,这种符合国人消费习惯的设计方式还有很多,例如他们考虑到女性消费者会担心佩戴VR一体机之后妆容刮花的问题,于是他们设计师从几百种材料内选择更接近皮肤的布料来设计里衬,为此设计师甚至买了不同的按摩眼罩、睡眠眼罩来体验。

而在系统方面,YVR采用了“平铺式的交互方式”,这种操作系统更符合东方人的思考模式。此外,为了降低用户佩戴时的眩晕感,YVR采用了多种算法来降低延迟。

“从VR设备接收信号到人眼看到画面,中间有一个时间差,这是VR系统里最重要的参数:延迟。系统采用了各种不同的算法来缩短及隐藏这个延迟。我们的目标是让用户在任何场景感受不到任何延迟”。负责YVR软件的张松对《商业江湖》说。

2020年底,YVR团队开始搭建手柄的测试系统,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基于光学的高精度测试系统,为了保证测试的准确性,他们寻找了国内所有可以提供SLAM (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同步定位与建图)的公司,包括阿里达摩院、商汤、网易等,但最后发现大家都很难完成这种级高精度、超强稳定性的测试系统,无奈之下,YVR自研了这套系统,而在随后的测试中发现他们的系统测试得到非常高的评分。

“我们会围绕着硬件、软件和内容三方面综合去做产品设计,以解决用户痛点,当然这些痛点会随着用户的体验增多而不断提高,但我们的设计也会随之改善。”黄锋说。

就像智能手机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样,黄锋认为VR也将打开元宇宙的大门。

“我们将YVR的企业愿景设定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建设者,我们的蛋椅、VR体验店、YVR一体机都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在元宇宙中VR设备是高速公路,内容是车辆,我们建设高速公路但不生产汽车,不做内容。”

虽然不生产内容,但黄锋会“搭建内容生态,打造VR领域的APP store”。

简单地说,YVR想要在VR领域复制苹果模式——做一个硬件+平台的生态型企业。

因此,像苹果做IOS一样,YVR也花费了两年时间研发了自己的VR操作系统。

YVR系统设计负责人的Owen对《商业江湖》说,“PC和手机系统的逻辑是‘人理解设备’,而VR则恰恰相反,它的系统逻辑是‘设备理解人’。”

人们在使用PC或者手机时候,是人去操作智能设备,要理解智能设备的运行规律和属性,然后按照一定的逻辑和路径去操控;但VR完全相反,人们通过肢体动作这种“自然语言”来和VR设备交互,所以VR设备需要能理解人的动作意图。

今天的VR系统采用传统UI和3D UI相结合的方式,但整个行业并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不同品牌的VR手柄只适用于自己的交互系统。

这也形成了“各自为政”的现状——和安卓IOS定义了智能手机系统不同,今天VR产业还是“百花齐放、万马奔腾”的状态,不同品牌间的系统逻辑完全不同,例如Oculus立足于西方逻辑依照产品和技术逻辑来做系统,但中国用户更喜欢但中国用户更喜欢具有“本土思维方式的潜意识化”操作(俗称“傻瓜化”操作),因此YVR在设计系统时候也设计语言的规范和细节的引导。

“VR系统是三维立体系统——手机系统中的照片在VR系统中就是具体的物体。”黄锋解释说,这些差异造成VR系统有更复杂的研发方式,例如在手机上开发一个游戏人物需要画八千个切面,而在VR系统中则需要有八万个。

“清晰度越高,绘画细节就越多,相应的屏幕、算力、芯片、电池续航都要提升,所以一旦有升级就是整体迭代。”

但黄锋也做好了应对VR行业波动的准备“一个公司的成功并不是来自于一款产品,而是靠着好几代优质产品的支撑来实现,你看苹果和小米都有类似的经历,他们没有哪款产品出过大的问题,因此才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慢慢壮大,而未来我们也可能面临这样的问题——如何持续的推出优质产品。”

黄锋说,他希望自己能放平心态,不争短期的得失“我不强行去抓某个机会,在我心中就没有机会这个概念,用乔布斯的话说‘战略是一种等待’。”

相反,YVR未来会在基础性设备上做更多投入“我们会学苹果自研芯片或者做拍摄VR视频的工具。”黄锋是乔布斯的忠实拥趸,他曾反复阅读《乔布斯传》并“感性的哭了至少20次。”

当然,像苹果一样,黄锋也开始扶持VR内容产业的发展,他们投资了国内首批开展VR内容制作的公司Ifgames,还开始在内容领域做更多的扶持和助力。

“中国的VR设备销量和手机销量差距还很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VR应用市场还不活跃,手机市场如此火爆就是因为有许多适合中国人习惯的手机APP,而VR市场也需要更多开发者来发布适合国人玩的游戏和内容。”黄锋说,这是他们投资Ifgames的原因,玩出梦想希望将国内的VR产业做的更大。

“以前人们总说玩物丧志,而我们提出了‘玩物励志’,我觉得物质生活满足后人们就会追求精神生活,实际上伟大的企业家都是追求自己梦想,同时还能创造用户价值和社会价值,用一种超然的状态来做自己热爱的事情,顺便实现了梦想。要做一个伟大的产品必须要对这个事情充满的热爱,所以我们叫玩出梦想。”

今天的黄锋依旧对游戏和娱乐充满热爱,就像20年前在松江网吧里畅玩游戏的青年一样,不同的是,他希望“玩出更大的梦想”。

卢或者,一个有着2年海上经历的远洋船员;4年市场经验的石油销售,8年媒体经验的商业记者和自媒体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